第二天早上,萧炎和紫研一直没等到小医仙回来,开始焦急起来。可是没有任何线索,而拍卖会在即,考虑到小医仙实力强横,又是特殊体质,不可能有人悄无声息的加害于她,只得认为是她自己处于某种原因暂时离去了。 「萧炎别急,小医仙姐姐那么厉害,不会有事的啦。」紫研天真的对萧炎说着。 萧炎摸了摸紫研的头,心中的担忧倒是打消了不少。 「也对,她可能是临时遇到什么事情,我们还是准备几天后的拍卖会吧,顺便等她回来。」 「恩啦,那我们去逛街吧,好无聊」紫研期待的拉住萧炎的手晃悠。 「不行啦,这里人多眼杂的。」 「哎呀,逛逛嘛,人家好不容易单独跟你在一起耶」紫研抱住萧炎的大腿,抬起头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,嘟起了小嘴。 「嗯,好吧,真拿你没办法」,萧炎值得带着紫研走出客栈。 走到大街上,也许是因为没有小医仙的存在,紫研显得格外活泼,东看西看的,惹得路人不禁向这边望过来,看这个可爱的小女孩。 「嘿,兄弟,这个小妹妹卖不卖啊。」一声粗暴的吼声从萧炎背后传来,看来带紫研出来,冲突是不可避免的了。 听到这种言辞,萧炎的脸色一下就冷了下来。 「大个子,卖你个头,姑奶奶的注意也敢打?」紫研却是挥舞着小拳头气呼呼的对着说话的大汉喊叫着。 「嘿嘿嘿,小妹妹挺活泼啊,我特喜欢小女孩,你和我回去,保证很好玩的哦,很舒服哦,这个碍事的小白脸我几下就能打死他。」大汉淫笑着,仗着自己是斗皇实力,在黑角域又与黑皇宗有着联系,想强行掳走紫研。 「你死定了,」萧炎冷漠的声音传来。 「哈哈,就凭你?老子可是一星斗皇!」 周围的人莫不惊叹,这小子遇上了这样恶劣的斗皇,真是倒霉透顶。 萧炎不再说话,化成一道黑影,磅礴的斗气直接砸在了大汉身上,他之前站地方雷芒还没消散,大汉就倒了下去。 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下,萧炎带着紫研迅速脱离了人群。 「这得多恐怖是实力啊,一拳打死了一星斗皇。」 「这个人不是黑皇宗的宾客么,那小子是谁啊,麻烦大了。」 人群中一个猥琐的身影,暗中注视着这件事,看到大汉断气才满意的离去了。 没心情再逛,直接回到客栈,萧炎将紫研翻到在床上,抬手打了几下她的小屁屁。 「你可真是个小祸水啊。」 「呀呀,关我什么事啦,不依啦,嗷呜,小医仙姐姐没在你就欺负我」,紫研挣扎开萧炎的手,爆发出一股蛮力,直接翻身将萧炎骑在了身下,粉拳捶打着他的胸口。 「好啦好啦,别闹了,跟你开玩笑的啦」 在萧炎和紫研打闹的时候,某阴暗的房间内,一妙龄少女跪在地上,上半身疲惫的趴在地板上,把娇柔的双乳都压的扁扁的,高高翘起的小穴里不断流出白浊的精液,穴口已经闭不上了。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象牙般洁白的身躯上多处微红。 一把宽大的靠椅摆在一旁,其上坐着一个丑陋的中年男子,正是奴役了小医仙的银风,此刻他意气风发,脸上笑意盎然。 「仙奴,爬过来给主人舔干净肉棒,这可都是你弄脏的啊」 闻言,少女挣扎的撑起上半身,略显憔悴的俏脸依然明丽动人,银色的眸子更是淫媚无比,看来这银风是不停的在玩弄着她,誓要将小医仙玩弄成根生地固的发泄工具。 小医仙竟然真的爬到银风脚边,一口含住了那沾满自己淫液的巨根,认真舔弄起来,脸上竟有一丝幸福之色。银风享受着小医仙小嘴与香舌的服侍,脸上得意之色更浓。 在又一次射得小医仙满脸都是都是之后,便出门而去,前往黑皇宗,留下小医仙一个人不停的自慰着。 黑皇宗一处阁楼上,莫天行脸色愤怒。他唯一的儿子莫崖在今天毒发身亡,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头绪。直到一个叫银风的人出现,为他讲述了事情的「真相」,并申明真凶小医仙就在自己手上。 「既然如此,请将那个小贱人交予我黑皇宗处置,老夫必有厚报。」莫天行声音冷漠,却掩饰不住仇恨的怒火。 「她已成为淫宗之物,莫宗主想报仇的话,小医仙可以给你发泄使用,但如此上等的货色,性命可丢不得。我淫宗将她借与你一年,随意你怎么凌辱报复,只换黑皇宗在淫宗有需要的时候帮一个小忙,莫宗主你看这样能否解恨?」 「嗯,也好,老夫定叫她生不如死。」莫天行想了想,一气之下杀了她,不如长期折磨她来的解恨。 「莫宗主,她还有一个小情郎,名叫岩枭,就是今天上午天打死贵宗宾客的那个人,你要报仇,我倒有个更痛快的办法」,银风满脸贱笑,十分享受这样玩弄着他人的命运。 「哦?说来听听。」 ………… 两人密谈了整整一下午,阁楼上不是传出淫荡的笑声。 晚上,银风回到住处,唤过小医仙替自己吹萧。 「小仙奴,主人告诉你一件事情,你不要太高兴哦」,银风看着专心舔弄自己肉棒的小医仙,「过两天你就能和你那岩枭小情郎见面了。」 话毕,小医仙娇躯一颤,猛地停下了口中的工作,慌乱起来。 「唔啊,不行!怎会可以这,啊呜…唔……唔…嗯…嗯……」银风不给小医仙说话的机会,按住她的头往下用力,用自己的阳具塞满了那呜呜的小嘴。 「你有着特殊体质,看来要让你完全乖乖听话,非得下血本才行呢。」银风从纳戒里拿出了一个威严而诡异的圆环,圆环出现时小医仙眼眸里银色光芒暴涨,似乎与圆环形成了极大的共鸣。 「嘿嘿,此乃当年淫帝亲手炼制的御女神器,名为『帝淫环』,一共有九枚,大战之后我宗保留下只五枚。我啊,拼着老命才掌控一枚,今日用在你身上,真是你的无上荣光啊。」 银风将阳具从小医仙口中退出,站立起来,源源不断的向帝淫环灌输着斗气。一炷香之后,帝淫环泛出暗金光芒,缓缓浮空,这时银风严肃的结起玄奥的法印,从小医仙体内摄出一条银色光线,与帝淫环相连。 突然银风暴喝一声,一掌拍在帝淫环之上,之间帝淫环刹那间解体,然后又迅速在小医仙的脖子上形成,看不到一丝缝隙。银风收工之后,小医仙雪颈上就多了一个妖冶的项圈,似乎在宣告着性奴的身份。 「仙奴,这帝淫环可以暂时压制住你对我精液的渴望,但你会从灵魂上慢慢爱上纵欲,所以过两天,我就会把你送给黑皇宗一段时间了,将会解开你的天欲指,使你清醒过来,以自己清高的人格接受凌辱,嘿嘿,不知道你会不会想念我的大肉棒呢。」银风抬起小医仙的俏脸,坏笑道。 「对了,你也期待吧,后天会有好戏送给岩枭看呢,现在么,好好享受着最后两天与主人在一起的日子吧。」 「不要,奴家不想离开主人。」 银风不言,拉起小医仙,抬高其一条雪腿,对准穴口插了进去,顿时房间里又响起小医仙娇媚欢愉的呻吟。 「啊……哦……我……唔……好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天呀……主人狠狠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唔…啊……操我……我的……贱穴…啊……最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再快一点嘛……给我、啊……哦哦……」 银风一次又一次射入了小医仙体内,玩弄得尽情尽兴了后,终于着手替其解开天欲指,过程足足花了一个时辰。小医仙眼眸中银芒褪尽,身上淡淡的纹路也没了,严重逐渐清明起来,不一会便恢复得比被之前更有生气了。 「呜呜……呜呜……」小医仙泪水弥漫,然后便突然地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,这几日的遭遇与自己的行为,她全部记得清清楚楚,如此的羞辱与淫乱,怎么再活下去,怎么再面对萧炎?她想到了自尽,可是斗气不在的她身体依然坚韧,她连自己的舌头都咬不伤。 这时一根粗大的阳具抵到了她嘴边,她下意识的伸出了舌头去舔,可刚刚接触到的一瞬间,她就触电似的向后全身缩去,惊恐自己行为的同时,愤怒的抬起头瞪着面前这个丑陋的男人,还有那奸淫自己无数次的巨根。一时间自己婉转求欢,在男人胯下扭动的场面闪烁于脑海,那种酥麻的感觉竟也浮现出来。 「看啊,这是你最爱的肉棒哦,分开你的腿,让它再一次进入你的身体深处吧」银风的话语好似有魔力一般,小医仙淫穴又开始泛出水光,大腿自行就止不住的要分开。 「嘿嘿,奴儿乖,仙儿忘了呢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了吗?只需要张开腿,露出你的淫穴,就可以被主人草操上天哟。」银风的温柔的污言秽语,挑动着小医仙的神经,她的身体不自觉的回味起交合的感觉。 「不是的,我不是你的,别叫我仙儿。」 「真的吗?那我走了哦,你再也尝不到我这根宝贝咯。」 「别」,小医仙嫉妒震惊自己居然喊出来一个别字,震惊的同时双腿已经不自觉的分开到了最大,她只觉得身体开始火热起来,想不顾一切的享受着摩擦,想要男人的肉棒插进来。 不用小医仙开口,下一刻银风就站到了她面前,蹲下身,双手轻放在她的大腿上,缓缓把阳具向小穴送去。 大手触碰到小医仙的一瞬间,小医仙开始有了窒息的感觉,全身无法动弹,眼看着丑陋的阳具里自己的蜜穴越来越近,羞辱之中又隐隐期待着。 「啊……哦……」 阳具终于又刺入了小医仙的阴道,那久违的饱满感让小医仙忍不住出声。感觉到巨物的进入越发缓慢,急的小医仙双腿一缠,勾住越发的腰臀,用力想要送臀去吞没那根肉棒。猛地反应过来的小医仙被自己吓了一跳,而这惊悚又一瞬间被原始的快乐取代了,酥麻的电流流转在全身,体内的阳具速度终于是快了起来,带来的快感如大海一般将她淹没。 「啊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唔……啊……舒服……不是……我……没喊……啊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小医仙已经意乱情迷。 「啊……好爽……好大、啊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小医仙本不想呻吟,可这些淫乱的话语好像喊出来能增加自己的快感似得,一不留神就习惯性的叫了出口。 「啊……哦……嗯啊……哦……唔唔……干死我了………我是母狗……啊……不不是我说的………不是……不是我的意思……啊……爽死仙儿了……啊……天天爽啊……嗯……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 银风此时抽插的频率已经很快了,小医仙已经胡言乱语,这时他停了下来,伏在小医仙耳边,吹了口气,轻声说道:「你是清醒的哦,没有任何催情,这都是你自己内心想的。」 说完不等小医仙反应,又猛烈抽插起来,让她在心里反驳的机会都没有。